江苏向全球征集“今夕”瞬间记录40年时代变迁

2019-02-20 11:20:15 名人信息港
编辑:汤加丽

大半个时辰的工夫之后,一桌酒席已是被几人吃喝得七七八八。20、人又不聪敏,还学别人秃顶。“我们真的是尽力,现在这种情况,不要说是我们,就算是我家的少爷也是无能无力了!”

万成耀到底不是简单之人,立刻避开了无名的怪异攻击,没让无名斩到第四刀。无名的真元开始一次又一次的冲击那横在真道大圆满和半步传奇之间的境界的障碍。

  新春走基层 | 闹新春,桃花朵朵“俏”佳节

  闹新春,职工群众当“演员”

  大年初九,临近元宵节。

  来到九师一六七团,阵阵锣鼓声入耳,由职工群众自发组成的社火队正在紧锣密鼓排练。大家踏着喜庆的鼓点,个个精气神十足。

  “咚咚锵,咚咚锵……”

  团场的108名“演员”,在导演的指导下,一遍遍练习着每个动作。重复、纠正、再重复……尽管已是满头大汗,但大家脸上却洋溢着笑容。

  “正月十五的社火活动,我们连队的职工群众都抢着报名参加!”一六七团八连党支部书记张海洋说,2018年八连人均纯收入突破3万元。收入涨了、日子好了,大家纷纷开始追求起精神文化生活,参加团场活动的积极性高涨。

  2018年,团场组建锣鼓队,添置了器材,还专门从陕西请了老师给大家教威风锣鼓。

  “生活越来越好了,春节必须热闹一下才有过节的样子,从元旦到春节,我们团场的活动就没有间断过。现在我经常参加文化活动,感觉自己都年轻了好几岁。”二连职工封建梅笑着说。

  “威风锣鼓、旱船秧歌、国标舞、健身操,还有我们连队的广场舞……”56岁的退休职工鲁继霞主动给记者“透露”元宵节社火活动的精彩节目。鲁继霞扎着马尾辫,一身红裙在演员中格外引人注目,她是连队的文化带头人,平时就领着20多个姐妹一年四季跳广场舞。

  说起参加社火排练的感受,鲁继霞感慨地说:“孩子都成家了,老伴冬天忙着搞养殖,我和姐妹们跳跳舞、唱唱歌、扭扭秧歌,感觉可幸福了。”

  近年来,一六七团坚持开展形式多样、健康向上的文化活动,丰富职工群众的农闲生活,增强了团场的凝聚力。

  五连职工袁海波今年第一次参加社火表演,是一名打镲的队员。虽然是新人,但袁海波练得很专心,还不时向老队员请教手法。

  “我们已经练了3天了,就是想把最好的社火表演带给职工群众们,让大家热热闹闹过年。”袁海波表示,完成社火表演后,他就要开始检修大马力机车、准备农资了。人勤春来早,要撸起袖子加油干,才对得起这个好年景。(兵团日报全媒体记者 陈琼)

  桃花朵朵“俏”佳节

  2月12日,正月初八,记者来到一师九团十一连温室大棚种植基地,只见一排排钢架大棚犹如一条条白色长龙俯卧田间。眼下,室外乍暖还寒,棚内温暖如春。在水蜜桃大棚里,满棚的桃花花开正艳,一朵朵、一簇簇粉红艳丽的花挂满枝头,阵阵清香沁人心脾,一幅春意盎然的别样景象。

  点击图片看视频

  带你“听,春天的声音”

  “现在桃树已全面进入盛花期,也到了各项管理的关键期,需要时刻注意棚内温度、光照、水分等条件的变化。”大棚承包户黄梅承包大棚已有5年了,主要种植水蜜桃和葡萄。去年,她的大棚水蜜桃喜获丰收,亩产量达到1500公斤,每公斤卖到50元。

  “今年桃花开得特别盛,收益肯定差不了。”黄梅笑着说,“大棚种植可使桃子错时上市,价格比平时高好几倍。”每年这个时候,黄梅的水蜜桃种植大棚都会吸引游客前来赏花、采摘游玩。

  2009年,黄梅从四川老家来到九团承包了40亩地,成为一名兵团职工。2014年,九团将十一连闲置花场改建成了24座温室大棚承包给职工,黄梅抢抓先机承包了3座大棚,开始反季节鲜桃种植。

  当年,她在阿克苏市场上购买了3000元的桃树苗进行试种,由于没有种植经验,加上棚里土壤含碱量太高,种下的桃树一株也没有成活,但她在管理上没有一丝懈怠,放水、施有机肥、压碱等一样也没落下,为改良土壤打下了基础。

  第二年,黄梅到河北秦皇岛购买了6000元的早熟桃树苗,学习纺锤形果树管理技术,经过细心管理,桃树苗一天天长大,开花结果。“我种植的水蜜桃一般生长期为120天,如果棚内温度适宜,桃子还能提前成熟。”黄梅向记者说起了她的“种桃经”,普通大棚桃一般在每年“五一”后才能上市,她引进的品种4月中旬便可上市。

  “我在大棚的四周种上了蒜苗,能起到驱虫、杀菌的作用,大棚里养蜜蜂主要能起到授粉作用,提高水蜜桃坐果率,坚持施用有机肥,让果实自然成熟,实现了真正的绿色无公害。”黄梅说。

  谈起下一步打算,黄梅说她计划成立水蜜桃种植专业合作社,带领职工一起把大棚桃树种植产业做大做强,打造水蜜桃种植基地,让大伙儿的日子过得更红火。(兵团日报全媒体记者 秦俊伟 通讯员 李桃)

  台上一分钟 台下十年功

  伴随着悠扬的乐曲,身着紧身衣的杂技演员们以高难度的杂技表演诠释出胡杨坚韧不拔的顽强品格。在2019年兵团春节联欢晚会上,兵团杂技团带来的杂技节目《胡杨魂》惊艳了全场,台下的观众频频报以掌声。

  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对于杂技演员来说,更是如此。杂技节目《胡杨魂》里运用的倒立技巧也叫顶功,顶功在杂技行业被誉为“皇冠上的珍珠”,也是杂技演员们苦练的技巧之一。为了这个节目,多年来,兵团杂技团的演员们牺牲了许多休息时间,坚持练习基本功。新春假期还没结束,演员们便纷纷来到练功房里开始训练。

  “跟同重量级的伙伴们比起来自己还有差距,趁自己还年轻,加油!”2月12日,兵团杂技团演员西热扎提?玉买在进行了一组180公斤深蹲训练后说。

  西热扎提?玉买说,即便是放假他们也要训练,如果不训练,演出的时候身体会受不了,会影响整个演出。深蹲、跳楼梯、负重训练……作为底座演员,西热扎提?玉买每天都要进行腿部力量训练。

  《胡杨魂》创作于2011年,这些年,随着演员们身高体重的增长,底座演员要承受的重量不断增加。“我们的负重训练已从最初的几十公斤增加到现在的200公斤左右。”西热扎提?玉买说。

  《胡杨魂》这个节目由底座演员、二节演员和尖子演员几部分组成。一个造型最多有15名演员,几名底座演员要承受几倍于他们体重的重量,中间层的二节演员则需要在下一层演员的膝盖、手腕、脖子、脚腕等部位起顶,最上层的尖子演员在没有保险绳的保护下,在下一层演员的脚腕或是手上起顶,难度和危险可想而知。

  “如果我们一天进行10个小时的训练,我10个小时都是头冲下倒立。”作为节目尖子演员的卡拉姆?克力木一点都不轻松,既要练好基本功,还得保持体重。顶功节目最难的地方就在于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坚持基本功的练习。

  “如果长时间不练腿部力量,突然上舞台演出,腿部就会缺劲,上层的演员一旦晃动,就会发生危险,不是自己受伤就是上面的同伴受伤。”西热扎提?玉买说,这些年来,他和同伴们在基本功训练上不敢有丝毫懈怠。

  兵团杂技团团长冯晓玲说:“大多数时候,演员们的训练都是在节假日完成的,只有通过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训练,节目才能不断完善和提高。接下来,我们准备进一步打磨《胡杨魂》这个节目,同时也将创作新的节目,献给更多的观众。”(兵团日报全媒体记者 徐敏)

说孙家庄出事之后,小荒门的一支金衣卫部队跟落霞谷的一支突击队干起来了,就在孙家庄正西方向十余里外的獐子沟。“其实比起掌门之位,还有许许多多事情可以去做,一元宗太小了,大国也太小了!”齐非凡道,“无名师弟有没有听说过虚空学府!”

  《流浪地球》能否 带火中国科幻电影

  今年的电影春节档,国产科幻电影《流浪地球》吸引了广大影迷的目光,票房、口碑双双获得大丰收。该部电影丰富了国产电影的类型,也让大家看到了国产科幻电影创作的巨大潜力和空间。在专家看来,《流浪地球》的火爆是一次电影艺术与科技想象的成功结合,而《流浪地球》能否带火中国科幻电影、要想在科幻电影的创作上赶上欧美水准,中国电影界还应立足科技创新,以“先于生活”的眼光、创造性的思维讲述中国故事,从而推动中国电影事业蓬勃发展。

  ■文/图 记者 雷县鸿                       

  截至2月13日,《流浪地球》票房突破27亿元,感人的故事情节让观众频频落泪;制作精良、人文情结和“回家”的主题等因素,都成为该部电影成功的要素。西北大学戏剧与影视学博士生导师巩杰、青年戏剧评论家孙昭等专家表示,科幻片诞生的土壤是科学;中国科幻电影要大发展,科技力量的发展和提升必然是第一要素,中国电影人要立足科学的创新、发展及普及,抓紧时代脉搏,预判科技发展和未来走向,认真创作精品力作,才是中国科幻电影的必由之路。

  《流浪地球》火爆春节档

  今年电影春节档不可谓不火爆,票房日渐走高的《流浪地球》便是最好的例证。

  家住三桥的市民李乐夫妇特地去看了《流浪地球》,她告诉记者:“以前看的好的科幻电影基本上都是欧美国家拍摄的,特别是美国的科幻电影,真的是脑洞大开,很好看。看了这部国产科幻电影,感觉很震撼,故事情节也很感人,看的时候哭了好多次。在微信上我也看到很多评论文章,点赞的超多,提意见的也有,我觉得这很正常,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感受,我自己还是要为这部电影点赞,真的是部很不错的电影。”

  网友“乌鸦火堂”的评论颇有专业性,他认为《流浪地球》是华语真正意义上的第一部科幻大片!电影故事铺排+情节张力+情绪渲染+镜头调度非常娴熟,意料之外的特效大场面超赞。虽然有瑕疵但整体非常流畅,后30分钟更攥着手看,几处情节令人泪目。

  记者从太平洋影城曲江店了解到,从播映开始到2月13日,该影城排片数达到178场,上万名影迷到场观看影片。在豆瓣评分上,给予四星和五星评价的观众超过了70%;据统计,截至2月13日,该部电影的票房已突破27亿元,能否超越《战狼2》的56亿元,尚需拭目以待,但这部被誉为“中国首部真正意义上的科幻电影”,已然成为现象级的影片。

  《流浪地球》开启国内科幻电影新篇章

  巩杰表示,《流浪地球》的成功绝不是偶然。首先这部电影制作精良,创作耗时四年,百万字的剧本,近万张概念设计图和分镜头画稿,上万平方米的实景搭建,约2500个特效镜头……这种业界少有的用心就是工匠精神,高要求高追求,专注而精益,打造了“中国硬科幻”影片。其次是观众通过观影体验到了惊喜。大家被精致的画面吸引,又被故事情节打动。再次,就是电影的关键词是“家”,符合春节档的氛围,而“回家”又是一种东方审美和中华文化精神内核的价值趋向,这也是观众高度认可这部电影的主要原因之一。

  巩杰说,科幻是经典的商业电影类型,在美国更是票房里的“常青树”;这种情况在国内恰恰相反,中国的科幻电影数量之少屈指可数,这与我国在创作上较为注重现实主义题材的传统是分不开的。“《流浪地球》的出现,标志着中国电影类型延展了新的空间。2018年,中国电影总票房突破600亿元,排名前十的影片中有四部是美国影片,分别是《复仇者联盟3:无限战争》 《毒液:致命守护者》《海王》《侏罗纪世界2》,这四部影片恰恰都是科幻片。这种巧合的背后,是中国电影类型的缺失。所以《流浪地球》的出现和火爆成为一种必然,是对类型片的补充和拓展。其次,《流浪地球》标志着中国电影开始关注和思考人类未来。世界电影舞台上关于‘地球’‘ 未来’‘ 人类’等关键词的思考总是缺少中国电影人的身影,这种情况当然有各种客观的原因。但《流浪地球》的出现,则充分表明了我们也可以参与到这种对人类命运和未来的讨论之中,这种参与身份的认同意义重大。”

  孙昭表示,《流浪地球》之所以广受好评,除了原著的影响力之外,影片本身也不乏可圈可点之处,比如故事结构紧凑、悬念设置合理、演员表演专业、情感刻画深入等。所以,尽管有质疑的声音,然而从总体上讲,该片仍称得上是一部佳作,并将对今后中国科幻电影的发展带来深远的影响。

  以“先于生活”的眼光讲述中国故事

  《流浪地球》赢得观众广泛认可,让人看到了中国科幻电影创作的无穷潜力和广阔空间。如何借着这股东风,推动中国科幻片的创作呢?

  孙昭认为,科幻片诞生的土壤是科学。欧美科幻片的发展已经有了近百年的历史,形成了多题材、多层次的体系。既有《星球大战》那样依靠大场面、大制作、大明星带给观众强烈震撼的影片,也有《超人》那样体现西方价值观的影片。既有《终结者》那样对“人工智能”等科学新概念加以探索的影片,也有《星际穿越》那样对科学前沿理论深入解读的影片。既有《后天》那样关注环境变化的影片,也有《2001太空漫游》那样思考人类在宇宙中位置等哲学问题的影片。“相比而言,中国的科幻电影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我们要想迎头赶上就绝不能亦步亦趋地赶在别人后面,而需要发掘我们的优势。除了要不断提升影片制作手段、宣传策略,我们的创作者必须对科学、哲学理念有更加深刻的思考,能够带领观众跳出故事、人物、场面等普通元素的藩篱,以更宏大的视角审视宇宙和自我,只有这样才能拍出真正意义上的科幻杰作。”

  巩杰认为,美国的科幻片之所以强大,是与美国综合国力尤其是科技的普及无法分开,科幻片本身就是好莱坞商业片里重要的类型。“对于中国科幻电影而言,科技力量的发展和提升必然是第一要素。首先,中国电影人需要抓紧时代脉搏,预判科技发展和未来走向,要以‘先于生活’的眼光和东方式的思考去创作和讲述中国故事。其次,也是最重要的,就是认真,认真创作、认真制作。只有认真,才能创作出优秀的作品,才能使中国电影得到观众的认可,从而获得长久和鲜活的生命力。”

“嗨,王兄就不要笑话张某了,提起我这个远房的叔伯兄弟,张某这气就不打一处来。绥远将军鱼入海闻听镇国公王继翦所言,不由得皱了皱眉,随即淡淡地说道。“你是谁,怎么从来没看到过你?”一名修士大大咧咧过来叫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