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米比亚戊型肝炎疫情蔓延 17人死亡

2019-02-20 10:54:02 名人信息港
编辑:余佳

除了冰前草之外,还有一物,也是官宦大富之家纨绔子弟和千金小姐们竞相追逐的物品。大道随行就是这样,以往都会感觉道路拥挤,现在则就不一样了,好多人看着,官道很长,人影很多,都是青少年,手缚着手,衣衫装饰大众平面,都是地道的周临城镇的隋朝人,“啪!”鞭子,很长的鞭子,道路之上其中一位押送的隋兵凌空甩落着手中的长鞭,七八十人的壮丁队伍之中的后方立马传来“啊哟”一声惨音之痛。远处月色之下,青衣负剑少年仍旧是冷冷地答道“在下,轩辕段飞。”

墙角的一侧,“哈哈……哈哈,”原来是那个道士。“那……那我就不客气了!呵呵,今天真的很感谢你!”接过小玉瓶,少女眼中闪过一丝笑意,甜甜的说道。

  抗癌药惠民政策 撬动医药保障升级

  近日,在病友互助社交平台“觅健”上,一位名叫Snoopy的用户例行发帖报平安:父亲PD-1停药两年零九个月,病情缓解。

  此前,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有条件批准首个国产PD-1单抗DD特瑞普利单抗注射液(商品名:拓益)上市。这是我国企业独立研发、具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生物制品创新药品,用于治疗既往标准治疗失败后的局部进展或转移性黑色素瘤。

  一方面加速创新,推动国产原研药、仿制药的质量和生产能力;一方面降低药价,通过谈判让药品以更低价格进入中国市场,进入医保目录。中国的医药保障在升级。

  国产抗癌药走进新时代

  拓益的获批上市,被视为国产新药具有划时代意义的事件。

  PD-1(programmed celldeath protein 1),即抗程序性死亡-1,属于免疫检查点抑制剂。和传统的化疗和靶向治疗不同,它主要是通过克服患者体内的免疫抑制,重新激活患者自身的免疫细胞来杀伤肿瘤,是一种全新的抗肿瘤治疗理念。拓益之前,这种药的供给被外国药企所垄断。

  除了拓益以外,我国多家药企也已经递交了PD-1抗癌药的上市申请。平安证券于2018年上半年推出的生物医药行业专题报告认为,以获批的9种适应症为准,预计国内PD-1/PD-L1 单抗市场将高达千亿规模,而国产产品将占据40%的份额。

  中国国产PD-1药物在提升了我国生物制药创新能力的同时,也推动了跨国药企降低在中国上市的PD-1药物价格。例如,百时美施贵宝的Opdivo,其在中国内地上市的官方建议零售价为100mg/10ml9260元。作为全球首个获得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FDA)批准的PD-1单抗药物,其2016年每240mg规格在美国的定价约为6500美元(约合人民币44631元)。

  Opadivo是肿瘤患者熟知的“O药”,另外一种同样知名的“K药”则是美国默沙东公司的抗肿瘤药物PD-1抑制剂药物Keytruda。Snoopy的父亲于2015年10月左右在香港开始使用“K药”时,第一针的价格是100mg/48000元,在第六针时,价格降到33000元。目前,“K药”在美国售价为100mg/4800美元(约合人民币32640元),在中国的零售价为100mg/4ml 17918元。

  百济神州高级副总裁、生物药研发负责人李康在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就指出,为何外资药企给内地市场如此低价,甚至低至仅为欧美市场的一半,业界分析跟国内生物制药公司在PD-1研发和推进市场化方面进展很快有关。

  在2018年8月8日,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药品审评中心(CDE)发布的《关于征求境外已上市临床急需新药名单意见的通知》中,“K药”就作为唯一一个PD-1药品入选了48个急需药品。

  2018年8月,国家医保局与国家卫生健康委联合发布《关于开展抗癌药省级专项集中采购工作的通知》,明确提出了“三步走”的时间规划,即8月底前,各省份出台抗癌药省级专项集中采购实施方案;9月底前,全面启动专项采购工作;2018年年底前,专项集中采购工作完成,挂网、采购、使用监测和终端售价等全部到位。

  从2015年至今,共有37种抗肿瘤药通过谈判进入国家医保目录,覆盖肺癌、胃癌、乳腺癌等多种癌症。在2018年被纳入医保目录的17种抗癌药品中,药品价格平均降幅达56.7%,最高降幅达71%。

  2018年4月12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还决定,对进口抗癌药实施零关税并鼓励创新药进口。2018年底,财政部披露,2019年将新增对醋酸曲普瑞林、福美坦等50多种抗癌药品生产原料实施零关税。

  由于抗癌药单价普遍较高,多位业界专家指出,实际落实中,政策可能与目前施行的“药占比”等医药控费政策产生冲突。

  作为回应,2018年11月29日,国家医保局联合人社部和国家卫健委发布了《关于做好17种国家医保谈判抗癌药执行落实工作的通知》(医保办发〔2018〕20号),要求对于17种国家医保谈判抗癌药,不得以费用总控、药占比和医疗机构基本用药目录等为由影响谈判药品的供应与合理用药需求。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医院协会副会长方来英指出,国家出台的一揽子抗癌药惠民政策是我国提高医疗保障水平、提升百姓健康获得感的有力举措,极大地降低了肿瘤患者的经济负担,使得更多的肿瘤病人能够用得上、用得起肿瘤药。同时,国家谈判让抗癌药进医保的做法,也为医药企业的健康发展树立了导向作用。

  “这种做法和以往政府定价有着本质的不同,和以往的招标采购也有不同,它更加尊重了市场。尊重了市场,就会鼓励企业加强科技创新,并通过创新降低成本和提高竞争力,这就是促进产业的良性发展。”方来英在人民政协网上撰文指出。

  一致性评价推进 提质降价有了制度保障

  在药品质量提升和价格下降的过程中,一致性评价工作的推进一直贯穿始终。

  改革开放初期,为改善国内缺医少药的局面,我国鼓励企业仿制国外已上市的专利药品,很大程度上满足了人民群众基本用药的需求。但是,在长期的仿制过程中,国内企业的创新能力严重不足。

  有一段时间,在已上市药品中97%为仿制药和改剂型药物,真正的创新药物不多。

  在此种背景下,2007年,原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出台新修订的《药品注册管理办法》,提高了申报仿制药的门槛,为我国医药行业新药研发水平提升提供了制度保障。

  2016年2月,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开展仿制药质量和疗效一致性评价的意见》(国办发〔2016〕8号),明确提出医疗机构应优先采购并在临床中优先选用通过一致性评价的药品品种,同品种该药品通过一致性评价的生产企业达到3家以上的,在药品集中采购方面不再选用未通过一致性评价的品种。

  2018年3月,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改革完善仿制药供应保障及使用政策的意见》(国办发〔2018〕20号)进一步明确,要将通过一致性评价的药品及时纳入采购目录,促进仿制药替代使用。经初步了解,江苏、浙江、辽宁、青海等多个省份已出台政策,对通过质量和疗效一致性评价仿制药相关产品,经资质审核后,直接纳入省级药品集中采购平台在线交易。

  经过多年的推动和完善,一致性评价取得了良好成效,也为药品带量采购提供了制度保障。

  带量采购即在药品集中采购过程中开展招投标或谈判议价时,要明确采购数量,让企业针对具体的药品数量报价。带量采购一直被视为降药价的重要推动力。

  2018年12月6日,由国家医保局主导的“4+7”城市药品带量采购在上海开标。包括北京、天津、上海、重庆4个直辖市和沈阳、大连、厦门、广州、深圳、成都、西安7个省会城市或计划单列市,是首次在国家层面尝试的联合招标采购。

  此次“4+7”带量采购主体是大型医疗机构集中、用药量较大的11个城市,被称为“国家第一标”。

  国家组织药品集中采购试点工作联合采购办公室此前介绍,与试点城市2017年同种药品最低采购价相比,有25种药品拟中选价平均降幅达52%。其中,阿斯利康制药有限公司生产的原研抗癌药吉非替尼片(易瑞沙)降价76%;江苏豪森药业的仿制抗癌药甲磺酸伊马替尼片(昕维,又被称为“国产格列卫”)的价格也比近三年的平均中标价降低24%。

  本次带量采购中,参与竞标的仿制药必须通过一致性评价。因此,带量采购和仿制药一致性评价也被业内视作为降低药价、保证药品质量而打出的“组合拳”。

  2018年12月7日,在京召开的国家组织药品集中采购和使用试点工作部署会上,试点办负责人介绍说,2018年药品集中采购的制度环境发生了积极变化,这些变化为国家组织药品集中采购试点,提供了良好的制度环境和社会氛围。

  该负责人介绍,仿制药一致性评价工作取得明显进展,部分仿制药达到和原研药质量疗效一致水平,这为公平竞争提供了质量基础。按照党和国家机构改革方案,理顺了药品招标采购、价格管理和医保基金支付等的管理体制。同时,以抗癌药减税为契机实施降价“组合拳”,形成了降低药价的政策环境和舆论氛围,社会对使用价格适宜的优质仿制药关注程度明显提高。

  毕马威中国医疗保健行业合伙人姚凤娥在接受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采访时认为,带量采购和一致性评价措施的推进,能较为长远地帮助老百姓“只吃该吃的药,吃更便宜的药”;也能促使医院回归医疗本质,从服务层面增加医院收入。

  而且,此次“4+7”带量采购招标的药品,在这些城市的市场份额约占全国份额的30%,将会影响其他地区的药品价格进一步下调。

  三医联动经验推广 群众获得感增强

  在接受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采访时,鼎臣咨询创始人史立臣强调了三医联动对百姓获得感起到的重要作用。他指出,目前药品集中采购模式下,药企受到直接影响,但处方权还在医生手里,消费者能否真正受益关键还在于落实情况,还需要在医疗、医药、医保“三医联动”方面出台更多更完善的配套措施。

  “目前,三医联动已经有两个重要角色联动起来了,而最终的结果要靠医院去实现。”姚凤娥提出,“三医联动”可以借鉴福建三明的改革措施。

  自2012年2月起,福建省三明市启动公立医院综合改革,推行“公立医疗机构硬件投入依靠政府,软件和日常管理依靠医院,降低医疗成本和提高运行效率依靠体制机制创新”,力求“让公立医院回归到公益性质,医生回归到看病角色,药品回归到治病的功能”。三明模式的关键词便是三医联动。

  中国银河证券研究院发布的药品带量采购深度报告暨2019年度投资策略报告指出,“医药、医疗、医保”三医联动是三明医改最核心特征。

  在药品采购方面,三明市深化医药体制改革领导小组于2014年发布《关于进一步深化公立医疗机构药品 采购改革的意见》,开展药品限价采购。在省级招标采购基础上,委托三明市药品配送企业邀请生产企业报价。同一通用名药品选低价者;实行“一品两规”,一个品规只录取一个厂家,独家企业生产药品采取议价,并根据市场行情变化不定期调整。降低药价效果明显。

  在医疗端,每个月医生开药的数量和整体费用都会在“健康三明”网站上公开,通过公开透明的措施和医务人员之间的监督,找到问题所在,让老百姓得实惠。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李晨赫 王林 来源:中国青年报

在流云谷弟子面壁思过的地方,本来平日里前来的人就少,而大家眼见龙跃这个煞星到来,便找各种理由出去了,于是此地便空余二人。按照负伤出来的修士所描述的,众人匆匆赶到那座神秘的山洞,虽然此时秘宝极有可能被人取走,但是只要有机会没人会放弃。

  “引进节目+知名艺人=爆款综艺”的模式结束了

  近日,《奔跑吧》官宣新一季明星MC名单,原班人马中的中流砥柱邓超、陈赫与王祖蓝以及人气明星鹿晗将告别节目,而在2018年综艺舞台上大放异彩的朱亚文和王彦霖,以及在韩国出道的新一代偶像黄旭熙与宋雨琦,将成为跑男团的新成员。

  作为第一批尝试新模式的真人秀,“跑男”在2013年开播后曾经一度霸占国内综艺节目的头把交椅,节目所拥有的七名大牌MC阵容也开启了明星综艺时代,加上外景拍摄与豪华道具,“跑男”可以说是综艺走向大制作的一块里程碑。这档老牌综N代已经走到了第七个年头,实属季播综艺中的奇迹。

  明星嘉宾更新换代不仅意味着该节目通过更换血液自我提升的一个机遇,同时对于离开的明星来说,把重心放在综艺节目的日子即将翻篇。综艺节目与明星,在度过将近六年的蜜月期后,又到了重新思考彼此关系的时候了。

资料图:“跑男团”成员鹿晗、邓超。 中新社记者 刘文华 摄
资料图:“跑男团”成员鹿晗、邓超。 中新社记者 刘文华 摄

  观众的好奇心和窥私欲

  催生明星参加综艺

  诚然,在2013年前后,“引进成熟的节目模式+国内知名艺人出演=爆款综艺”是一个可以成立的等式。那时,除了在专业竞技和选秀类的节目中,专业技巧过硬的大牌评委经常被请来镇场子,最活泼的桥段也就是在评委席上插科打诨,还有就是《快乐大本营》这样的老牌游戏节目和访谈节目,每一期通常都是处于宣传期的明星,热热闹闹地玩一些室内游戏,其他时候,观众几乎没怎么见过大明星撒丫子欢快“放飞”状态。正是在这样的现实情况下,以《奔跑吧》《极限挑战》《爸爸去哪儿》等一系列由明星担任MC的室外真人秀隆重登场。观众们通过或刺激或滑稽的游戏环节,目睹了完美形象的女神素颜滚泥潭的窘迫,见识了票房影帝机智过人的谐趣和搞怪,见证了“不老男神”作为一位普通家长时的温情和家常……观众们因为好奇心与窥私欲,可以说对这些节目欲罢不能。

  真人秀通过游戏和场景让明星嘉宾处于更加真实的拍摄环境中,促使他们在极限状态中表现出真我,再加上精巧的人设引导,使得大明星得以平凡化与细节化。一方面,这使得不少明星的形象更具层次性,开启了新兴事业巅峰,比如邓超走上喜剧道路就是在录制跑男之后,李晨则通过“大黑牛”的人设开始在硬汉领域站稳脚跟,Angelababy则在性格方面摆脱了花瓶的刻板印象,女汉子的设定让她的形象更为多元;另一方面,一些不被熟悉的明星在出演综艺后,通过节目中的人设大范围提升国民度,最典型的就是《极限挑战》中的张艺兴,以踏实努力单纯善良的“小绵羊”形象顺利出圈。这也是为什么直到现在新晋偶像团体依然会选择综艺(团体综艺/频繁出演综艺节目)来奠定自己的基石。因为真人秀的环境最能塑造一个人的人设,而且能拉近明星与观众之间的距离。当然,这也就造成了一个反作用,即明星回到荧屏或者大银幕中塑造影视角色时,戏中人与观众的距离又拉不开了,角色的高度自然就差了。比如,现在孙红雷再去出演余则成,观众们大概率就会出戏,这也是为什么章子怡粉丝如此焦虑电影演员频繁出入真人秀的原因。

  观众成长后

  明星靠综艺翻红难度加大

  有一项数据曾经记录,2017年电视综艺播放量TOP15中100%都是真人秀,同时竞技类更是占据了将近1/3。且不说数据精细与否,凭借我们的直观印象,2017年的确已然是“全明星皆综艺”的景象,然而也是这一年,我们开始明显地察觉到了综N代的颓势与明星上综艺的效果失灵。比如《花儿与少年3》一旦收敛了勾心斗角的节奏,立刻用和谐友爱的节奏换来了收视平平,这档节目从此再无高潮;而一些流量配置满满的节目竟然也没在综艺史上留下什么色彩,成堆的明星做了各种各样的任务都吸引不了观众的兴趣。这其中,最浅显的原因自然是DD观众成长了。

  节目短时间内的井喷很容易透支观众的新鲜感,观众不仅对于游戏环节有了更高的要求,而且也敏锐地察觉到剧本的痕迹,并且开始厌恶套路化的出演方式。在韩国,综艺节目的“求生欲”似乎更强烈,明星嘉宾会思考自己的人设对应的观众需要是不是变了,比如年纪大了、体能下降如何维持游戏上的活力,以及节目中的CP线如何应对嘉宾生活状态的变化。还有,当与同类型明星撞款了,如何凸显自己的独特性?

  那段时间国内令人印象比较深刻的是,当女艺人扎堆在亲子类节目和户外真人秀出镜,这时候赵薇在《中餐厅》中精明能干的老板娘的形象就夺人眼球了,一方面这与她营造的小燕子经典形象形成反差,另一方面与她近年来营造的投资人形象互相应和,与此同时,主打同学情和怀旧牌圈粉无数。可惜的是,到了第二季,赵薇的形象并无更大突破,节目基本照搬第一季的路数,而在此之前,刘涛早以“知心大姐”的贤妻形象更新了老板娘的代言人,中生代女星暂无其他招数。这也充分证明,同类型的演员可以在丰富镜头语言中塑造不同的角色,但在综艺这个简单的“秀”里,人设相对单薄,明星撞型几乎每一季都在发生,越到后面明星企图靠综艺翻红的难度就越大。

  综艺节目邀请嘉宾

  需要对明星定位清晰

  相比于老牌热门真人秀以及其中的明星有明显的颓势,我们意外地发现一些新形态和垂直类的综艺节目反而表现出了意外强劲的“造星能力”。最典型的恐怕就是《明星大侦探》,节目捧红了明侦五人组,尤其是年轻一辈的白敬亭、鬼鬼、王鸥,包括后来的刘昊然、张若昀等,靠这档烧脑的探案推理节目圈粉无数。首先作为一档定位更垂直的节目,很容易找到自己的目标观众,以及他们喜欢什么样的嘉宾。比如推理爱好者对于嘉宾的逻辑、分析能力有一定的要求,娱乐只能作为锦上添花的加分项,同时这档节目以情景剧的形式呈现,因此也需要嘉宾有一定的演技。所以节目所找到的嘉宾基本都是逻辑能力与表达能力较好,要么是善于推理和分析的学霸取向的明星,要么是善于搜证和细心谨慎的女嘉宾。一群具有一定相似点的明星聚在一起也更容易产生火花,具有团魂,于是明侦团很快就拥有了自己的“团粉”。与此相反的是,《明星大侦探》原班人马打造的《我是大侦探》中明星的替换就遭受了猛烈的攻击,像韩雪、马思纯、邓伦也是观众缘比较好的明星,但是他们与“推理”的气质实在相去甚远,无法博得节目粉丝的认可。与《明星大侦探》类似的还有《奇葩说》、早期的《火星情报局》这样强调口才和反应能力的脱口秀,以及《声入人心》《声临其境》这样展示专业领域内拔尖人才的竞技节目,综艺节目对于明星嘉宾的需求和定位越清晰,越具有独特性,也就越有利于明星和节目彼此需求匹配,且容易出挑,被观众记住。

  目前真人秀中小众节目反而容易出爆款,且明星走红快,热门的户外竞技和游戏类节目反而市场不明朗,后者能成功的关键在于明星MC之间需要培养默契,提升综艺感。但是,普遍来说,内地明星没有追求综艺感的职业传统,即使有综艺天赋很好的明星,团队内也没有职业氛围来督促大家一起研究“怎么才能更搞笑”。许多明星一旦靠综艺出名后就会考虑转投影视方面的机会,同时也会担心在节目放飞的形象会影响自己的演员形象,进而收缩自己在综艺方面的表现。以韩国、日本为例子来说,不仅有成规模和职业传统的谐星、综艺明星群体,对于所有参与综艺的明星来说,也会有年度奖项、综艺能力的评价来督促大家更加敬业、专业,有所突破。但在国内目前的环境来看,综艺能力还没有到被认可为专业技能的地步,甚至对于不少明星来说,只是洗白或者走红的跳板。如果大家都默认了综艺的这个地位,节目组自然也有立场能对明星提出更高的要求。

  豆包(娱评人)

台上这个时候很快便分出了高下,周鹏在龙跃鬼魅般的身法步法前,早已被晃的晕头转向,最后竟然被后者的一脚腿踢在了臀部,啪的一声跌落在比试台下面。前方,离开了危险地带的无名等人心也是稍微放松了一下,摸着怀中收获的东西,嘴角带着满足的笑容,今天收获颇丰,清灵草三株,还有钟乳液,这算是意外的收获。里面的龙跃,也听到了外面的动静,他有些吃惊,想不到眼前臭小子在外边还布下了伏兵,怪不得他稳坐泰山,丝毫不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