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正当时!跟习近平学高效阅读

2019-02-20 10:50:18 名人信息港
编辑:王涛

“我也见过很多要拿我立威。要杀我的人,不过他们也都死了!”无名咧嘴笑笑。露出一口大白牙,脸上带着几分和煦的微笑,但是言语上,却是丝毫都部落下风。无名哑然失笑,并没有和他争辩什么,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并不是什么天才,天资并不算出众,何况是和这些天才相比了,为了走到今天这一步,他多少次死里逃生,他自己都算不清楚了。况且他还有天凰再生术,对于车轮战之类的,根本就毫不畏惧,如果打算以车轮战的方式占他战过一场的便宜,那么就会发现自己大错特错了,会崩掉他一颗大牙。

“你彻底激怒我了!”血衣公子难以置信的看着身上的伤口,顿时狰狞无比的说道。想着想着,无名猛然想了起来,这种感觉和当初在藏星峰上领悟藏星经的时候很像,那也是一座石壁,莫非这其实是一套配套的功法。

  海南:节庆风俗各不同 幸福欢乐闹元宵

  新华社海口2月19日电(记者严钰景)元宵节是春节年俗中最后一个重要的节日,对于海南人来说,闹元宵才是春节的“压轴大戏”。这一天,到处张灯结彩,喜庆万分,歌颂幸福生活,憧憬美好未来。

  “春到人间人似玉,灯烧月下月如银。”在海口市府城地区过元宵能体验到古人诗词中的热闹场面。夜幕初降,府城“七井八巷十三街”已是华灯璀璨、鲜花如海,涌上街头赏月观灯“闹元宵”的人摩肩接踵。“换花节”是海口人民闹元宵的独特活动,发源于1300多年前的“换香”风俗,正月十五这晚,人们手捧鲜花走上街头互相交换,并送上新年的祝福,年轻人以花为媒,用“换花”来觅知音交朋友,每年都能吸引40多万人参与。

  琼海市博鳌镇有举办“赛肥鸡”的独特民俗。元宵节当日,各家门口都摆出一张八仙桌,摆着一只泛着油光、让人垂涎欲滴的白切鸡,由村里乡贤组成的评委会评选出最大最重“色香味”俱全的肥鸡。参加比赛的肥鸡都被装饰的光鲜亮丽,或嘴里叼着鲜花,或脖子挂着项链,也是一场比拼心灵手巧的竞赛,肥美出众的鸡说明养鸡本领高,也是最勤劳的象征。

  在临高县,全县各村镇皆搭设舞台,表演木偶戏,又叫“公仔戏”,已有800余年历史,特点是“人偶同演”,演员化装与木偶同台合演,互为一体,同一角色,交叉表演,自成一派,以琼剧唱腔与表演为基调,全村男女老少全部出动前往围观。

  儋州人喜欢成群结队地唱山歌对歌,其曲调有100多种,歌词韵律整齐、舞蹈欢快活泼,称作“调声”。青年男女盛装打扮先逛集市,然后汇集到镇外的调声场,集体赛歌。中和镇的赶鸡坡、来赏江口,木棠镇的朗闾涝、王河涝,都是有名的调声场,元宵节当晚,汇集了成千上万人的调声场车水马龙、热闹非凡。

  在三沙市永兴岛上,驻岛官兵和渔民举办联欢活动,海南省其他地方,元宵喜乐会、元宵节文艺演出等大型群众节庆活动也如期举行,“闹元宵,过大年”的喜庆氛围弥漫在海南的各个角落。

“哎,你……”天莫叹了口气,“如果你是以古凰界为目标的话,现在还差太远了!”无名现在就是这样的感觉,竟然感觉身上许久没有动静的境界,竟然有隐隐要突破的迹象,果然,临战突破是最快的方式。

  主演新剧东方卫视热播 为找新鲜感故意诠释“非典型”父亲
  张国立:演“亲爹” 不怕“争议”找上门

  就在一批风口浪尖的中青年演员“人设”纷纷崩塌的当下,65岁“高龄”、“红了一辈子”的张国立反而越走越稳:包括《声临其境》《我就是演员》等多档口碑综艺都请其做定海神针,眼下东方卫视热播剧《我的亲爹和后爸》再度出镜演技担当。

  接受北青报记者采访时,谈到当下演艺圈“人设先行”的风气,身为前辈的张国立语重心长:“做人有做人的道德,职业有职业的道德,只要你遵守,出不了什么大事。但如果说刻意要制造什么‘人设’的话,反而会顾此失彼 ……技巧的事不要着急,是个熟能生巧的事。你热爱它,好好在这方面用心,演技早晚会提高的。”

  原定演儿子

  阴差阳错挑战争议老爸

  生活里,张国立深受观众喜爱,在娱乐圈人缘也极好,可以说多年保持着“零差评”,但在演戏时,他却为了找新鲜感故意迎着“争议”而上,《我的亲爹和后爸》就是例子。该剧讲述的是张译饰演的教授李梁和生父、养父之间的故事,张国立扮演的生父李易生,是个打扮时髦又玩世不恭的老年人。剧中,李易生早年为了实现“发财梦”抛妻弃子,几十年后回到儿女们身边,不但没有丝毫愧疚之心,对待儿女也不改算计的本性,靠“打分”评定儿女对待自己的态度,来选择谁更适合继承家产。

  对于这个“非典型”的父亲形象,张国立料到角色可能会不讨喜,引起观众争议。 他透露,这其中还有个儿子变老子的插曲。

  “当时赵冬苓写完这个剧本的时候,名字叫《我是你爸爸》,原来是想让我演这个儿子的,然后请岁数更大一点的演员来演我现在演的这个爸爸。后来大家发现我太老了,就觉得我演不了儿子,后来我们就一直寻找更合适的演员。这个戏原来是想让我来当导演的,可是后来一直因为演员的档期等种种原因,估计是演员一直定不下来,不拍也不行,那怎么办呢,大家就说你演这个爸爸吧!其实我觉得我演这个后爸,是最合适的一个角色,可是大家觉得那样没有突破,希望我能够去突破一下。然后和李建义老师来比呢,建义老师更符合后爸的要求,于是我就心想:行,那我就引起争议一把吧,果不其然,争议挺大的。”张国立乐呵呵地说。

  从儿子改爸,张国立坦然接受,“没有什么不服气的”;同作为父亲,张国立对于李易生的许多做法都不太认同,但他仍对剧中这位父亲感同身受:“李易生这个人一辈子玩世不恭,但岁数大了决定回到儿女身边,是他一直有个结没有解,他觉得对不起孩子。”

  没过十五已开工

  爱做正经事不服老

  剧中的李易生不服老,张国立本人也是“劳模”依旧。过去的2018年,上综艺拍影视剧,当制片人做主持人,眼下没到正月十五,他已经开工拍戏了。至于为什么这么喜欢“折腾”,张国立笑言:“我越来越忙了,也是不服老。其实我不是折腾,我干的都是正经事,是我应该干的事,李易生干的都不是正经事,李易生一辈子都在做着一个发财的梦,他到处去折腾的时候他一直都想改变他自己,他想做一个有钱的人,而我做的都是我本行里头的事。我是属于到现在没有学会说不,别人一来找我,一说多么喜欢,大家怎么样,我经不住这种甜言蜜语和别人夸,别人一说您是最好的,那我就去吧,这是我的弱点,但我不折腾。”

  张国立还透露,自己保持精力的秘诀是专心,“当我做得很累的时候,我只要好好睡一觉,第二天又有精神了,因为我没有太多分心的事,就能保持精力充沛。有的人事太多了,或者是烦心事太多了。”

  文/本报记者 杨文杰

“送你上路!”无名身上那么多的惊世神功秘术,唯一算得上是无名自己创造出来的,也就只能算是《观人经》了,那也是在无名本身的领悟的基础上,才能开创出来的。不过不管怎么说,还是斩杀了帝辰,解除了心头之患,对他来说可以暂时松一口气,经过了大战的洗礼,对他来说,好处也是极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