暑假出游 慎防三类“旅游病”

2019-03-23 11:08:09 名人信息港
编辑:加藤英美里

“散发老哥……哦不师祖!”姜遇的体内,一直提供精能补充的三滴液珠无声落下,滴落在裂痕重重的净土内,缓缓消失于其中。 

剑承心长老,宝剑一收,擦了一下汗,道“少侠,你终于是来了!”上面并未有奇异的道纹留下,姜遇睁开随眼,难以穿透种子表皮,不过可以肯定的是,这么久时间过去了,这颗种子应该已经没有生机了。

  许木村第一位女干部次仁卓嘎:一心一意跟党走

图为次仁卓嘎老人(右)和儿子次仁多吉聊天。记者刘枫摄

 

  身份背景:

  次仁卓嘎,女,生于1935年6月,现年84岁,山南市桑日县白堆乡许木村村民。西藏民主改革前,次仁卓嘎家有8口人,其父母为许木庄园的“堆穷”(人身依附于农奴主,承担农奴主劳役、杂役,并辅以帮工维持生计,社会地位比“差巴”更低),她和兄弟姐妹一出生就是“朗生”(农奴主的家养奴)。许木庄园隶属于旧西藏洛卡基巧(山南总管)下的沃卡宗,庄园管辖范围大致在今天的桑日县白堆乡许木村增期河两岸。

次仁卓嘎与次仁多吉在自家门前的合影。记者 刘枫 摄

 

  西藏民主改革以前,次仁卓嘎没有人身自由,从小在庄园干活,每年还要向沃卡宗上缴极其繁重的赋税。1959年民主改革后,次仁卓嘎获得了人身自由,分到了土地,住上了房屋。她于1966年入党,担任过许木村生产小组组长、妇女主任、村委会主任等职务。次仁卓嘎先后育有5名子女,现与儿子次仁多吉生活在一起,一家人生活幸福美满。

  3月,阳光照在嵯峨的沃德贡杰雪山上,皑皑一片;缓缓流淌的增期河如丝带般,泛着波光。循着河边的小径,一片白墙石砖出现在眼前,许木村到了。

  知道记者要来,次仁卓嘎老人拄着拐杖,早早在家门口等候。在她身后,门廊上“十星级平安和谐家庭”的红色牌匾十分醒目。

次仁卓嘎从儿子手中接过酥油茶。记者 刘枫 摄

 

  进屋坐下,次仁卓嘎老人一边招呼我们喝茶,一边向我们讲述她亲历的苦难与幸福。

  “像我这样的‘朗生’,一生下来就是庄园的私有财产。我们一家人窝居在羊圈里,一年四季就一件打满补丁的破氆氇遮羞;民主改革以前,我从来没穿过鞋子,冬天脚都冻烂了。吃的就更不用提了,每天就那么一丁点儿糌粑,从来没吃饱过,要不是阿爸阿妈上山挖野菜,我都活不到现在。”次仁卓嘎老人拿起一个小茶碗,给我们比划,在旧西藏,她每天吃到的糌粑连那个小碗都装不满。

  在那个黑暗的年代,许木庄园的20多户农奴每天像劳动机器一样,鸡鸣而起、戴月而归,劳苦不堪,不但换不回来一点回报,还经常遭到毒打。

  曾经的许木庄园在民主改革之后,用作村民的住房和村党支部的办公场所,现在仅剩的断壁残垣铭刻着农奴曾经的苦难。记者 刘枫 摄

  次仁卓嘎老人说:“有一次,管家让我去放羊,我那时候年纪小,贪玩,没有注意到羊群跑到田里啃了一片青稞苗。管家发现后,把我绑到树上,用鞭子不停地抽我,我脸上、身上全是血痕,从那以后,我见到鞭子、镣铐、棍棒之类的刑具就害怕。”

  “现在想想,那时候过得真不是人过的日子,算了,不提了。”次仁卓嘎老人感叹着,摆摆手,帽檐下露出灰白的发丝。那些辛酸的往事,于她而言,每回忆一次,就痛苦一次。

  “东边的乌云,不是补下的丁,总会有一天,乌云散去见阳光。”

  和那些被折磨致死的农奴相比,次仁卓嘎老人是幸运的。她说:“1959年的春天,我们等来了民主改革,等来了解放军。”

  解放军来时,次仁卓嘎正在田里撒种子。“我们当时很害怕,想跑到沃德贡杰雪山脚下去,但又不知道去了能干什么。解放军和工作队的干部,华仁青(音译)、王师傅和翻译员扎西把我们召集起来,告诉我们,大家自由了,以后不必给庄园主干活了,还要给我们分田地。”次仁卓嘎回忆说。直到家里真的分到了20亩地、20只羊和1头牛,并且从羊圈搬到了庄园的二层楼里,她才真正相信,自己翻身做主人了。从此,她便下定决心,一心一意跟党走。

  由于口碑好、做事勤快,次仁卓嘎得到了党组织和村民的信任,民主改革当年,次仁卓嘎就被推举为生产小组组长,成为许木村第一位女干部。1966年,次仁卓嘎光荣地加入中国共产党,成为桑日县第一个农村党支部DD许木村党支部的一员。此后,她又相继担任了妇女主任、村委会主任,帮助村民种田、打水、拾柴、收粮食,受到一致好评。

  从吃不饱饭、地位最下等的“朗生”,到人人赞扬的女干部,次仁卓嘎的人生,在激荡澎湃的民主改革中,彻底改变。

次仁卓嘎正在擦拭家具。记者 刘枫 摄

  时代大潮浩浩荡荡,次仁卓嘎家的日子也越来越好。

  1999年,家里盖了石头房,2008年住上了139.9平方米的安居房;家里先后添置了手扶拖拉机和摩托车;2007年,次仁卓嘎第一次走出山南,去了趟拉萨;儿子次仁多吉学了木工,成为村里藏式家具木工专业合作社的社员;两个孙子一个在福建上大学,一个在泽当读高中……

  次仁卓嘎说:“现在,我一年能领到7000多元‘三老’补贴,家里还有普惠性的农田、草场、护林等补贴,儿子做木工、外出打工也能挣钱,经济上没什么负担。”

  “2017年,我得了血管栓塞,在山南市藏医院住了半个多月,花了1万多元,光医保就报销了9000多元,基本没花什么钱。要在过去,庄园主才不会管我们死活呢!”次仁卓嘎感慨地说。她还告诉我们,她的眼睛患了白内障,视力不太好,医生检查后对她说,等病症再成熟些就能免费做手术了。

  历经岁月苦难,更知今日生活来之不易。次仁卓嘎是历史的见证者、民主改革的亲历者、新时代的受益者。如今,时值耄耋之年,她过上了安稳、幸福的生活,“多活几年,多享受享受现在的好日子”是她最大的心愿。

  春天的脚步渐进,柳树开始吐芽,在党的好政策下,次仁卓嘎的晚年生活还将更加幸福。(记者 刘枫 段敏 马静)

 

虬髯大汉眼见此情此景,自然是两手一扶,将五旬男子搀扶了起来,随即也是一抱拳,朗声说道,随后转过身来,向着门外大踏步而去。这里十分宁静,唯有微不可闻的雪花簌簌声响起,冰寒刺骨,在杳无人迹的冰雪之地上,化作一道人碑,逐渐地走向了凋零之中。

  最强大脑选手

  ◎王若婷

  生于1995年的他,是粉丝公认的宝藏男孩,写诗、作画、打篮球、演话剧??????他都驾轻就熟。但他身上还有另一重身份: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面人郎”第三代传承人。他的爷爷,就是曾被冰心先生写入《面人郎》一文的郎绍安。

  几年前还和家人说:“最强大脑这个节目,我永远上不了”

  虽然这趟“最强大脑”的旅程比较短暂,但他在节目中的表现却给人印象深刻。尤其是第二关龟文骨迹,在房间备战时,几乎所有人都在交流解题思路,只有他默默坐在房间的一角,独自摆弄题目道具。等到真正比赛,面对640个甲骨碎块,他用时11分51秒48第一个完成比赛。面对“大家都抱团,自己却为何淡定选择单人作战”的疑问,他推了推架在鼻梁上的黑框眼镜:“我其实不是很关注别人的思考,自己观察完,再和大家交流,这才有意义。当时我也找到方法了,就没有和他人交流。而且,这也不是一对一,只要进去前50%就行,我从没想过能拿第一。”

  而在这之前,他还参加过“高能玩家”,但被自己老爸“嫌弃”好像是跑龙套的DD“你这发型不灵,太难看。而且你瘦了以后也不好看了。还有你这服装,人家都穿小西服,你穿运动服。下次穿西装试试,肯定不一样。”

  来自父亲的教导:你也可以不以捏面人为职业

  能坚持做这个事情的人,首先是喜欢,而不是什么责任感

  “那就破格儿!”

  “因为有一天我在食堂吃饭,突然觉得自己胖且臃肿,后背、肩膀很疼痛,内心也很迷茫。所以就想捏一个很挣扎的状态。之所以叫3075,是因为我在图书馆坐的位置就是3075。”

  坚持材料赋予自己的特权,面人就是面人

  他在自己的微博里这样写道,“传统文化太酷了,我只能管中窥豹略得一点,但已经很让我醉得像只狗。其实没有不酷的非遗项目,只有不酷的非遗传人。”

  后来,是父亲告诉他,可以在龙身下先插上细细的竹签,像舞龙似的支撑住,胶干后,再撤掉竹签。而龙须为了保持飘逸的状态,可以先晒干了,再粘贴,否则会因面中水分重力下垂,影响最后的造型。

  当然,以面为材的局限性不止于此。由于原料是面,面塑的黄金制作时间也就五六个小时,之后就会变硬,影响使用;而且面也有脾气,有劲儿,会慢慢回弹,需要制作者随时校正;更重要的是,因为面中水分会蒸发,会产生很大的形变,所以面塑一般很难做体量大的作品。

  在他的一期访谈节目上,他曾这样说道,“我发现我好像一对媒体说,我喜欢捏面人,我准备干一辈子,他们就都很满意。其实我那时候根本不知道什么叫做一辈子,我感觉现在才明白,一辈子是有多么多么难的一件事。”

  当我们再次问他,是否真的会以此为职业时,这时的他更加笃定:“是的。其实评估要不要做一件事只需要三个点:一是否真的喜欢,二自己是否有能力,三前景如何。综合看下来,我觉得捏面人对于我来说,就是最好的选择。”

“我知道!”无名点点头说道,“而且我更怕的是他还会和其他人一起,光他一个人还好,但是如果加上其他人的话,那么问题就不是他想象的那般简单了!”几乎就在同一时刻,大长老那边也受到了空中毒物的攻击,他有心驱赶,却无奈还在为杨立驱毒,一时无暇旁顾,如果就此打住中断的话,那么还有可能拔毒过程会前功尽弃。一阵阵的钟声犹如声波一般,肆意的冲击着,在它的上面一张巨大的封条正贴在半空中,泛出一股股神秘莫测犹如是君临天下一般的力量,将那一阵钟声的力量给限制在了其中。